Saika

在卡梅落特城的独臂Lancer/雷亚一生/没什么成就瞎写写

怪谈,没同好,没浏览。
写着玩儿吧......

【夜行猫女与外科医生】

-怪谈向-
-夜行猫女与外科医生-

我是一名普通的外科医生,就职于公立医院。

相比起沙丁鱼罐头一样的上班族来讲,我的工作几乎没有那样令人羡慕的周期性,下班的时间,全数取决于连台手术的结束时间。甚至于午夜十二点后脱下大褂都已经是家常便饭了。走出医院台阶的时候,一个高大的男人已经被他的工作强度打击得奄奄一息,基本处于疲惫不堪的状态了。不仅如此,脑内还会有些许血色画面的残党。

这个时候,医院后门几乎没人出入了。门旁有好心人投喂的猫食,成群的猫咪——品种各异行动却同样敏捷的野猫,经常聚集在后门的角落聚会安家。只剩下值班的门岗和备用的白炽灯在孤独的守着夜,半昏半明之中猫得以舒服地生存下去。对于这样的动物,我没有好感,也不算厌恶。在他们遭到院方的猎杀时,也只是不去注视尸体的程度。毕竟在医院,这样的野猫卫生情况让人头大。

我不奢求她们能够乖巧,只是祈祷夜里出门时不要听见她们打闹所发出的,凄厉可怖的号叫声。

三点以后,后门也会彻底关闭,为了保护医院中的病人与器械安全。
———

现在是夜晚三点整。今晚也依旧如同往常,我挎上蠢笨的背包从充满酒精气息的长廊里脱离出来,四周全是惨白的瓷砖注视着独行的夜归人。我勉强活动着僵硬的腕部,颈肩传来着隐隐的痛感。前门早就禁止出入了,为了避免无谓的口舌之争还是走后门的好。

但我向来不愿从后门出入,是有原因的。
那是普通的叫声,在抵抗着卫生猎杀者们的捕捉。但在黑夜中被加工渲染的异常诡谲。
在阴暗中和她们幽绿色的瞳孔一并出现的叫声。

隐约地感到了有些不妙,有别于之前的任何一天。半开着的后门角落,似乎有什么动物在急促地喘息着——那是种极力忍住痛苦的压抑的喘息声,还带着类似少女的哭腔。阴冷的白炽灯所投射下的影子,带着猫咪的明显特征,却比平时的猫咪体型大了不只十倍。
倒不如说......那根本就是,和人类女性一样体型的生物。她似乎蜷缩在一起,双手在膝盖上缠着类似绷带一样的条状物,时不时发出疼痛的呻吟声。我再了解不过了,几乎通外科包扎时患者的反应与动作完全相同。
她受伤了吗?不论是猫还是人,还是什么我认知范围外的生物,她确实受伤了。
黑影身边团状的物体,围绕着她跳跃狂舞着,像极了发狂的猫。我下意识地将手垫在背包的挎带下,屏住呼吸摆出防御的姿势,不敢仔细观察,但行业的直觉告诉我,那是血的味道,绝对没错。而且只有大量的血才会使气息扩散到如此距离。

我向后趔趄了一步,腰间的钥匙相撞在一起,如同深夜里一颗暴露方位的镁光弹。

回应我的是近乎疯狂的猫叫和少女警觉的起身。那些竖起尾巴的猫从墙后显出身形,幽绿色地眸子向着我的方向投射出攻击性的警示目光。少女似乎并没有了猫的特征,灯光下的轮廓只是个身材娇小的少女,颤抖着靠着墙壁借力站稳,腿上的某些伤口或许限制了她快速的行动。该死的职业,我所注视的又是手上拿着似乎是纱布一类的物品,上面有着污红色的凌乱痕迹。

我还记得上一次见到,是在人手紧缺的战地医院。几乎所有自行包扎都如同她手中的纱布一样糟糕。

不论如何,我或许能帮她缓解痛苦。至少我是个医生啊。
我向前急促的迈进了几步,但几乎被猫的目光和叫声逼迫回来了。
“需要帮忙吗...我是医生。”
“你,你受伤了吧?”

少女没有回应。艰难地起身做出逃跑的举措,踉跄的身影在几秒后消失在了墙后我无法观测的地方,只留下些许喉底的低吟。随即那些威胁我的猫也都散开了,她们所带有的戾气也不复存在。瞬间溶于黑夜那样在我面前消失殆尽。
是幻觉吗...?我休息的时间可能太少了。但那些猫,不应该都被“处理”了吗?

不可能,我见到的一定是活体,虽然每只猫的身上都多多少少有些疤痕的存在。
总之,明天再问问看吧。或许是我的错觉。

——————

我知道这个事情不可能烂在心里置之不顾,毕竟那是个受伤了还逞强的家伙。

难得的闲聊间隙,我装作无意地与手术室的护士们打听起来,这些年轻可爱的女性用笑声嘲讽了我这个工作狂魔到与时代脱节的愚笨医生。
“没听说吗?可能是灵异的事情,最近被处理的那些猫都复活了。”
“就是说啊,虽然复活了,但那些血迹和伤疤几乎都在,看上去完全就是真实的事情呢。绝对不是都市传说那样的流言。”
“所以晚上最好早些走啊,医生。即使是男性也要小心一些。”

“嗯,我知道了。是很有趣的故事。”

我不好意思地向她们道了谢,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吸纳了这些重要的情报信息。所以现在的情况,我和本医院最兴盛的怪谈不期而遇了,该说是运气好吗。
难得的十一点下班,我支开了科里其他的人员,翻出了一个几乎落灰的急救箱,上面是红色喷漆涂刷的老旧的医疗十字符号。不得不承认,这或许是我有史以来准备的最为认真严谨的一次,纱布,绷带,止血钳,酒精棉球。我所能想到的能力范围内的器具,用来处理外伤的,我做了万全的准备。
那么今晚,就算你是夜行的猫女,我也不会让你逞能的。

似乎是约定一样,还是在那个有些瘆人的角落相遇。

“从某种程度上讲,我们是同行。只不过你只能救猫而救不了自己吧,而且这样非人类的能力反而会让躯体是人类的你负担过重。......那个,毕竟找回那些猫儿的尸体都够一个女孩子摔倒十回了。
虽然吓到了我,但你的行动我很欣赏。唯一需要更正的是你包扎的手法。”

我紧张极了,对着墙壁后的少女劝说似地游说着,实际上手握急救箱甚至直冒冷汗,因为面对猫咪们自居为守护者一般的目光,我十分胆怯。其实少女与我一样,我能看出她的警戒和犹豫。

“那么医治你的事情,就由我来完成吧?”

——————
年轻的护士们问我为什么裤脚上多了许多猫毛,早晨接诊的时候也总心不在焉。
我可能是有了个麻烦的兼职,我想。

———————end

夜行猫女的话,大概是能够超能力治愈猫咪的存在。只不过自己的伤口一塌糊涂。
【外科医生】加入了队伍x
大概是这样的怪谈。











悲剧就是,
LLW特招的时候,
我从来没心。

MDZZ。

加贺的各个方面,都和兔子有点相像呢。
比如被放置的时候“那个,不........没事”的语音

所以激发了这幅创作,兔子外形有参考。
各位提督,祝食用愉快。

【圆桌大爆炸】-1-



-以情景喜剧的视角展开的圆桌日常
-不正经注意
-全员向 私设有


圆桌炸了。

当然,这只是个比喻的说法。真相掩盖在碎落满地的玻璃和墙上的大洞里。正午刚过的暖阳洒在破坏发生的墙壁上。

这种神奇的事情发生后,总有些善后工作要做,比如休整恢复的两位魔术师——其一是不满地站在屋顶上握着法杖的梅林,后者是站在废墟里一脸习惯的贝狄威尔。这种反差,就姑且认为——贝狄威尔习惯用魔法做一些小事情。

“那只是因为巡逻兵在后勤待习惯了。”

在硝烟的气息稍稍安定了的氛围中,大家都冷静之时,也总有个翘着腿幸灾乐祸的金发家伙,莫德雷德此时正欢欣地看着破败的房间,故意打破沉寂——

“等亚瑟回来准备如何交代啊——本太子都觉得在屋内这样战斗说不过去”
“闭嘴。莫德雷德。”

几乎整个屋子里存在的人,同时向刚刚发言的骑士发出了这样的警告。

时间回到不久之前,也只是不到正午的休憩时间。原本只是一个和和睦睦的周末,的确,和凯一起在厨房准备食材的加雷斯*1也是这么想的,这之中包括在阳台上做小风扇无人机试验*2的兰斯洛特,插着耳机读诗集的崔斯坦,后花园里用魔法违规种植花草的梅林和贝狄威尔。

兰斯洛特的无人机试验已经第四次失败了,刺耳轰鸣的小风扇腾空之后总是维持着诡谲的舞步,随后颠簸地着陆。发烫的阳光刺在屡屡失败之人的肩上,也落在一大堆合金零件和电路元件上,此时的阳台完全就是一个——军宅的工坊。盘腿坐在地上的兰斯洛特祈祷太阳能给予他点祝福,就像给予高文那样毫不吝惜地,也给这只无人机一点。

兰斯洛特的脸上看不出情绪,他安定地改装之后进行了第五次试验,不幸的是,这次的小家伙直接开启了三倍速,的确是太阳的祝福,它省去了多余的步骤,短暂腾空后径直地砸在了地上。兰斯洛特的心情的确很复杂——

“法兰西人的小实验失败了吗?”

特别是在崔斯坦一扫往日的忧郁,略带笑意地说出这句话之后,他半倚着阳台上的门哼着小曲。事后他发誓,这和兰斯洛特的试验没任何关系,只是想起身晒晒太阳,碰巧而已。

不过,伊索尔德不在,没人信他的鬼话,那是自然。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命运(Destiny)兰斯洛特抬眼间看到的那本诗集——那本崔斯坦捏着的诗集,上面的作者与昨日的截然不同,与平日里崔斯坦大肆赞扬的也不同。实验失败所受的嘲弄加上对不专一之人的怨愤*3,就这么叠加了起来。

“来决斗吧,你这善于背叛的不忠之人。”

他拿起阳台上角落里的竖琴,向着阳台的玻璃门砸去,竖琴只是砸在了地上,因为是遍布玻璃渣的地板,这让竖琴的所有者心痛不已。崔斯坦放下诗集试图抢夺那架无人机,被兰斯洛特先手一步拦下了。

两位所制造出玻璃破碎的巨大声响,令其余的人吃惊地看向阳台。

“停手啊,两个蠢驴。”
“我真希望每天都和和睦睦。”
“看着巡逻兵互相厮杀真是消遣。”

剩余的那位,为了迅速结束这场决斗,不惜向两人身边的墙壁上开了个大洞。并且伴以阳光的微笑。

“抱歉,是太阳的作用。”

在惊愕中停手的两位和同样惊愕的众人,片刻之后思考了重要的问题——
这里吹拉弹唱一应俱全的人之中,并不存在会修补墙壁的。

他们毫不犹豫的推着墙壁破洞的始作俑者,连带玻璃的事情一起,请求另外的力量的帮忙。之中不乏加雷斯的推力。

“加雷斯,我原本认为你不会对兄长动手的。*4”

高文无奈地打扰了花园里的两位魔术师,诚恳的请求着。

“房子坏了,靠魔法了。”





*1:源自加雷斯在初始时期同凯一同做伙夫的经历。
*2:b站视频av1990787用cpu风扇做无人机的灵感
*3:兰斯洛特曾因为认为崔斯坦对爱情的背叛,向他发起决斗。
*4:大比武中也对高文出了手的加雷斯。

【语C群宣】【Deemo古树旋律】


荧光色的光团抚摸着树叶翕动,蓊郁下的音源奏出缓急莫测的曲调
在深棕色的木质与青苔下的灰石间回响着的,不仅仅是旋律

可以称之为——生命

关于Hans,Alice,那些物件和曲子们的物语

Hans:「想和高冷又帅的Hans一起弹钢琴吗?」
Alice:「听说你要加入?来吧,来和我一起围观各个曲包在一起的日常,然后跟帅气的Hans哥哥一起弹钢琴!」
—————————----—-------
Forbidden Codex:「SHALL WE?」

Dream: 「Do you wanna dream a nice Dream?」

Reverse:「欢迎来到古树旋律——愿您在任何一个平行宇宙,都拥有如此愉快的时光。」

Rainy Memory:「据说下雨天回忆杀和刨冰更配噢――我开玩笑的. 」

Mirror night:「十分抱歉,我的水晶球好像不见了,你愿意来这个世界帮我寻找吗?」

ANiMA:「是——的!ANiMA女王大人!」

Saika:「请诸君欣赏,这舞扇落花下的利刃。」

MH:「小可爱们请别担心放松心情这里没有大灰狼也没有小怪兽或许可能有小猫咪和一只特别傻的哈奇士而已当然如果你怕猫怕狗就相提并论了总之你们走过路过千万别错过不来看看嘛!」
—————————------——-----
钢琴:「没有演奏者,再好的乐器也是一堆废品而已,感谢您将与我共同编织出梦的旋律。」

奖牌:「你在这里想做什么都可以,但是不要动我的围巾,那可是我的本体哦。」

望远镜:【最大出力确认】【望远镜——启动】【锁定——十点钟方向、樱花树】
【发射!】

花瓶:「你好啊——.!希望能够赠予你世间最美好的花朵.!」

—诚挚欢迎您的加入,门牌号—
Deemo的奇妙幻想语c群
434690778

434690778

434690778